新聞中心
聯系方式
企業新聞
“滴滴打驢”被叫停:涉嫌非法運營
企業新聞 2017-12-27 20:49
“滴滴打驢”被叫停:涉嫌非法運營
 
滴滴打驢 和 滴滴網約車不是一回事,大家可以要看清楚了!!!滴滴打車大家聽過,但是滴滴打驢你聽過嗎?當然這個滴滴打驢軟件和滴滴公司沒有一點關系,這是一家奇特的網約車服務“驢的出行”,用戶可以在網上呼叫電動車、摩托車、三輪車,網友們紛紛稱這軟件為“滴滴打驢”。
 
南寧街頭出現了一種奇特的網約車服務“驢的出行”,用戶可以在網上呼叫電動車、摩托車、三輪車,網友戲稱之為“滴滴打驢”,不過據《南國早報》最新報道,這一接單客運經營行為涉嫌違規,已經叫停。
 
據了解,“驢的出行”隸屬于廣西驢來驢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冊于2016年12月2日,注冊資本為200萬元,自稱是一項以電動車為主的生活共享服務,只要有電動車、摩托車、三輪車都能在平臺上賺錢,同時涵蓋出行打車、新車買賣、二手車等功能。
 
驢來驢往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黃樂稱自己曾是一名滴滴司機,看到南京有大量電動車資源,就首創了這個網約電動車模式,推出三天下載量就接近5000,電動車注冊量也接近500輛。
不少網友認為這種新服務很方便快捷,但也有的質疑有沒有營運資質,而且萬一發生事故,責任劃分和理賠都是難題。 
 
“滴滴打驢”被叫停:涉嫌非法運營
“滴滴打驢”被叫停:涉嫌非法運營
資料顯示,這家驢的出行軟件公司名稱為“廣西驢來驢往信息有限公司”,公司的注冊時間為2016年12月2日,注冊資本200萬元。共有3名股東,法人為黃樂。
 
黃樂表示,他以前是滴滴司機,看到網約車越來越多,人們也習慣用網約車出行,所以萌生了用電動車當網約車的想法,并創立了這款軟件。
 
被叫停的“滴滴打驢”是款什么軟件?
 
近期,廣西南寧街頭出現了一批身著綠色外套,頭戴小紅帽的“小電驢”司機,他們穿梭在街頭巷尾,隨著手機“滴”的一聲提示,便奔向指定的目的地。
 
據了解,他們均來自一個名叫“驢的出行”的網約電動自行車平臺,這款電動自行車版的叫車軟件被網友稱為“滴滴打驢”。一名使用者告訴記者,該軟件上線僅幾天時間,平臺下載量就達到5000次,電動車注冊量也將近500輛。
 
跟網約汽車一樣,登錄“驢的出行”APP后輸入起點和終點,平臺會就近派單。乘客可以選擇呼叫電動車、摩托車、三輪車,這幾類車輛的車主也可以在平臺接單、送貨,兼職賺錢。
 
“很方便,價格又不貴。”一名受訪用戶告訴記者,網約電動車7公里需要大約12元,二十多分鐘就會到達。
 
記者下載該軟件發現,除了為用戶提供約車服務,“驢的出行”還提供全新和二手電動自行車售賣、電動車配件展示售賣以及個人閑置商品發布銷售等服務。
 
12月18日,南寧市交通運輸局發布聲明稱,“驢的出行”接單客運經營行為涉嫌違規,已叫停相關服務。
 
南寧市交通運輸局法規科科長胡文潔介紹,根據《廣西壯族自治區道路運輸管理條例》及南寧市有關規定,南寧市禁止電動自行車、摩托車、三輪車等非機動車從事道路旅客運輸經營。因此,如果有電動自行車、摩托車、三輪車通過“驢的出行”平臺或其他方式接單進行客運經營,均涉嫌違規,交通運輸部門將依法對其進行查處。
 
目前,“驢的出行”仍然可以在應用商城下載,約車服務已無法使用,但其他服務仍可正常使用。
“滴滴打驢”被叫停:涉嫌非法運營
“滴滴打驢”被叫停:涉嫌非法運營
 
南寧市交通局有關負責人對此表示,根據相關規定,南寧市禁止電動車、摩托車、三輪車等非機動車從事道路旅客運輸經營,因此如果有電動車、摩托車、三輪車通過“驢的出行”平臺或其他方式接單進行客運經營,均涉嫌違規,該局將依法查處。
12月21日,交通部門約談了“驢的出行”平臺負責人,要求平臺嚴格遵守國家、自治區相關法律法規,守法經營,對存在涉嫌發布營運訂單信息,組織電動車、摩托車、三輪車從事非法營運的手機軟件內容要立即予以糾正。
隨后,該公司在“驢的出行”手機軟件上作出聲明,稱平臺禁止一切帶有營運性質的、存在拉客經營行為的組織和個人存在,公司將積極配合政府部門,堅決取締、打擊“摩的”“電的”非法上路。
 
 
叫停的背后:網約電動車的隱憂
 
“感覺電動車挺好的,環保便捷,規范化就好了。”廣西學生馬林認為,網約電動車的火爆說明市民有需求,“南寧公交車太慢,小汽車太堵,地鐵又太少,其他交通工具去不了的地方小電驢都能去。”馬林說。
 
另有一些網友提出質疑稱:萬一電動車在路上出了事,責任劃分和理賠是個難題。“注冊網約電動車司機程序太簡單,車主身份不能保證,乘客人身安全沒有保障。”網友“何舜”說。
 
對此,南寧市交通運輸部門提醒:凡未經辦理交通運輸營運許可證件的車輛從事經營性運輸的行為均為違法營運,市民乘坐此類交通工具在人身安全和合法權益方面難以得到有效保障。
 
事實上,南寧是座“電動車之城”。截至2017年7月底,南寧市區注冊登記的電動自行車已達205.1萬輛,居中國各城市前列。在南寧,電動車的使用率也很高。南寧鬧市區一位看車師傅告訴記者,電動車停車白天收費1元,晚上收費2元,他每天的收入能有1000多元——數字反映出南寧電動車數量的龐大,而這背后隱藏著更大的安全隱患。
 
“滴滴打驢”被叫停:涉嫌非法運營
“滴滴打驢”被叫停:涉嫌非法運營
南寧一市民向記者反映,不少電動車強行占道,違規行駛,“開得又快又猛,特別危險”。
 
南寧市交通運輸部門有關負責人表示,電動自行車自重大、速度快,發生事故會帶來較大傷害和損失。
 
記者梳理發現,除南寧外,上海、杭州、鄭州等多地日前已明確叫停共享電動自行車。今年9月,杭州相關管理部門叫停“共享電動車”,云騎天下、騎電單車等企業清理車輛并退出杭州市場。
 
今年10月26日,西安市多部門下發文件,明確提出西安市“禁止發展互聯網租賃電動自行車”,但仍有個別企業無視禁令,繼續投放。
 
專家:應給電動車“立規矩”
 
逆行、搶占機動車道、無牌上路……近年來,電動自行車屢屢違規行駛,成為了一支不得不整治、管理的“交通大軍”。
 
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吳春耕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目前市場現有的和已經投放的車輛普遍不符合《電動自行車通用技術條件》標準要求。對此他建議完善配套政策制度,依法依規加強管理,確保公眾安全出行。
 
“要想徹底治理好城市電動車的問題,法律保障是前提。”一名受訪專家認為,應推進立法,把電動自行車劃為除機動車和非機動車的“第三類車輛”,并為電動車駕駛員制定專門的法律法規或管理辦法,嚴管超載、超速駕駛,從源頭管理好電動車。
 
專家指出:“電動自行車非法營運需集中整治,應對非法載客拉客、違規聚集候客等行為予以嚴厲打擊。同時依法查處通過第三方平臺或其他方式接單進行客運經營的違法行為。”
 
另外,有專家表示,引導公眾盡可能地少使用電動自行車,提高城市公共交通服務水平也很重要。尤其對于電動車保有量、擁有率和出行密度較高的城市,應優化公交線網和軌道交通服務水平,科學性地規劃設計道路,解決交通堵點的問題,讓個體交通向公共交通轉移。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